Top
首页 > 新闻 > 教育 > 正文

牢记九・一八铭记血泪史 日军侵华新罪证陆续面世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6-09-19 10:18:04
[摘要]   牢记“九・一八” 铭记血泪史  日军侵华新罪证陆续面世  9月18日9时18分,尖利的防空警报震撼着沈阳全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广场上,上千名自发前来的各界人士静静伫立。  今

  牢记“九・一八” 铭记血泪史

  日军侵华新罪证陆续面世

  9月18日9时18分,尖利的防空警报震撼着沈阳全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广场上,上千名自发前来的各界人士静静伫立。

  今年的“九・一八”这一天,在沈阳、南京等城市,警报齐鸣,警钟声声,以此宣示中国人民不忘国耻、建设国家的决心。

  - 诸多日军侵华史料首次曝光

  在“九・一八事变”85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首次被发现的日本侵华图书史料、历史图册《打倒日本》一书,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对外公开。这一创作于昭和六年(1931年)八月的日文图书,以“中国威胁论”的视角向日本民众散播“中国要打倒日本,我们就要打中国”的观点,为证明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蓄谋已久再添铁证。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辽宁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认为,该书的发现为研究日本大陆政策提供了新史料、新角度。

  早在9月13日,就有多件由沈阳市民间收藏家詹洪阁、裴复、高大航等无偿捐赠的珍贵文物、史料及原始照片等一同向社会公开。其中的一组约拍摄于1935年的原始历史照片,真实记录了日本法西斯残暴杀害义勇军将士、砍下头颅的暴行。

  收藏家裴复捐赠的“忠灵塔”瓷碑,原比例重现了侵华日军曾在我国香港、沈阳、齐齐哈尔、长春等多地兴建的用于供放阵亡于战争的日军骨灰的建筑,是日军对其阵亡军人功绩的纪念甚至炫耀。瓷碑底部烧制的标注显示,该碑是1932年由一名日本陆军步兵大佐寄赠日本滋贺县。裴复表示,该瓷碑是这名侵华日军在离开沈阳时带走的一土烧制而成的。

  此次捐赠的1932年10月10日的《上海日报》,则记录了中华民族首次将“九・一八事变”作为国难日、国耻日,有组织、大规模纪念的源头。

  - 历史档案证实日侵华处心积虑

  沈阳市档案馆近日公布了14卷馆藏沈阳县公署历史档案。这些珍贵档案再次表明,从日俄战争结束到“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人在沈阳地区非法设置警察机构、开展情报收集、掠夺土地资源及组织移民等侵略活动,处心积虑地为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做政治、经济、军事等全方位准备。

  档案记载,1904年至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获得了南满铁路及一切支线的财产和煤矿等权益,这些权益实际上仅仅是经济权益,日本并不满足于此。1905年1月,日本在浑河站设立沈阳地区第一个警察官吏派出所并派驻日本警察1名;1918年3月,日本领事馆又在吴家荒地区设置派出所并派驻日本警察1名。截至1930年12月28日,日本在沈阳县非法设置警察机构14处,派驻日本警察17名。日本利用这些非法设立的警察机构,在中国境内肆意妄为,抓捕、杀害中国人,侵犯中国主权。

  日本收集中国情报工作非常细致,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设有专门的调查科,实际上就是一个情报部门。档案记载,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调查课长佐田弘治郎先后于1914年7月2日等4次致函沈阳县公署调查沈阳县的农业等情况。从沈阳县填报的调查表来看,调查内容涉及不同时间段农作物的种类、耕作面积、收成情况、县内可耕地面积及县内人口等,十分详尽。沈阳市档案馆管理利用处处长王梓熠说:“调查农作物情况,看似与侵略无关,实际上也是在为其经济掠夺服务。”

  - 展出侵华日军化学战罪行

  9月17日,“阳光下的罪恶――侵华日军化学战罪行展”在黑龙江东北烈士纪念馆举办。

  该展览通过大量历史照片和图片,展示了侵华日军进行化学武器实验、化学战的罪恶行径和战后遗害等有关历史事实。展览分为“国际社会禁止化学武器的努力”“日本化学战准备”“侵华日军的化学战”“日本化学武器战后遗留问题”和“举步维艰的日遗化武受害者对日诉讼”5部分,包括200余幅照片、图片和图表。

  “此次展出的资料,足以佐证侵华日军在中国土地上的罪恶行径。我深感震惊和悲愤,也勾起对战争中遇难同胞的追思。”今年25岁的哈尔滨市民杨秋说。

  东北烈士纪念馆馆长刘春杰告诉记者,本次展览揭露了日本在一战后秘密研究和大量生产化学武器的历史事实,也揭露了日本在侵华战争中无视国际公约,大规模、持续使用各种化学武器,甚至惨无人道地用中国平民和战俘做毒气实验的罪行。本报记者 陆培法

上一篇:全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专项规划考核:北京垫底

下一篇:全国科普日北京主场活动:长征一号备用箭原型亮相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